第一千零七章 神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半个时辰过去,就在温青青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慕容复身上的金光终于缓缓褪去,一切异象消弥于无形。

“慕容复,你到底去还是不去,给我个准话!”温青青见此,当即开口喝问道。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缓缓吐了口浊气,才慢悠悠的说道,“夫人此话可有些令在下不解了,去哪了?”

“你不要装蒜!当然是去杀龟大会了。”

“不去。”

“你,你……”温青青憋了一肚子气瞬间爆发出来,手指颤抖的指着慕容复,“你此前答应过我们的,现在却出尔反尔,难道不怕传出去被人耻笑么?”

慕容复脸上古井无波,语气淡淡道,“你心知肚明,那位何姑娘根本就没有履约,我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出尔反尔,否则现在又何必来问我。”

温青青登时语塞,看着他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恨不得上去咬两口,但还是忍了下来,心念一横,说道,“实话告诉你,你若反悔,本姑娘不介意将你慕容家与神龙岛的关系传扬出去。”

慕容复神色微冷,“你在威胁我?”

温青青心头一跳,神色略微不自然,语气也软了下来,“反正机会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没有珍惜,怎能怪我们没有履约,你既然答应了,就不准反悔。”

慕容复神色稍缓,淡淡道,“既然是交易,那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你们的钱打了折扣,你觉得我会把货给你么?”

“你……”温青青被噎了一下,同时心中也有些愤愤不平,慕容复竟然把何青青比作了钱财货物。

“我什么,”慕容复冷笑一声,“我这人实在得很,见不到好处,绝不会出手,夫人请回吧。”

温青青一脸吃惊的望着慕容复,“你怎么这般无耻!”

随即往椅子上一坐,双手抱胸,“今天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慕容复愣了一下,没想到温青青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但还是微微一笑,“夫人请便。”

随后他便闭上了眼睛,似乎又要运功疗伤。

温青青气极,但又无可奈何,好半晌过去,她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淡淡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助我金蛇营一臂之力?”

慕容复睁开眼睛,奇怪的打量了温青青半晌,问道,“我有一个疑惑,你们为什么非得请我不可?说实话,神龙岛是否被那些反清势力认可都还是两说之事,我去了未必有用,更何况反清势力这么多,你们随便拉拢一家,不是比我更合适么?”

温青青默然片刻,叹道,“金蛇营毕竟是后起之秀,袁大哥声望远不如胡德帝和陈近南二位总舵主,故而天下反清势力中,大多都以天地会马首是瞻,支持我们的只有寥寥几个前明旧部,而且都是一些凋零落魄的势力。”

慕容复登时恍然明白过来,金蛇营不止要拉票,最主要的目的,是寻一强援。

温青青继续说道,“至于那些尚未表态的反清势力,则大多是三教九流,难成气候,我金蛇营也不会自污门庭,神龙岛不同,实力强大不说,在前明皇室正统之争上,也没有明确立场,是我们最好的拉拢对象。”

“原来如此,”慕容复微微点头,沉吟半晌,“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袁夫人总不会凭一句话就让我神龙岛出手相助吧?你也不要拿何姑娘来搪塞我,你我都清楚,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哼,”一提此事,温青青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那你占她便宜之事怎么算?”

“她辱我在先,又下毒害我,理当惩戒。”慕容复神色淡然道。

温青青几乎是咬牙切齿才将心中怒气按捺下去,转而问道,“那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我们并不缺。”

慕容复默然片刻,摇头道,“抱歉,金银我也不缺,我想要的估计你们拿不出来,若不然此事就此作罢。”

“慕容复!”温青青刷的一下站起身来,“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就是不想你们坐大,但这话能告诉你么!”慕容复心中暗自腹诽,脸色却十分复杂的盯着温青青,以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我想要的,怕是这辈子都无法得到了。”

温青青闻言一怔,当对上慕容复的眼神时,没由来的身子微微一颤,想到了什么,“你……你……你什么意思?”

“唉!”慕容复长长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抹忧伤,“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只恨我迟来了一步,今生再也没机会了。”

温青青脸色红白交加变幻一阵,终是冷哼一声,“慕容复,我知道你极擅花言巧语,不要跟我来这一套!”

慕容复神情更加忧郁了几分,身上隐隐笼罩着一层悲伤的气息,“眼睛可以骗人,难道心也会骗人么?你来摸摸我的心,看它是不是在骗你。”

温青青闻言一颤,不知怎的,她心里已经有七八分相信慕容复,忍不住想要靠近他,安抚他,甚至是……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慕容复周身正散发着一圈圈似缓实疾的诡异波动,这波动几近透明,又悄无声息,若不留心观察,根本难以察觉。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继续说道,“袁夫人,不管你相不相信,此心可昭日月,天地为证。”

恍惚间,温青青只觉身处一片茫茫天地间,山川挪移,河流奔腾,云中有一座琼楼殿宇若隐若现,她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可当她迈步朝其走去时,那琼楼却越来越远,到得最后,她奋起直追,但哪里还有琼楼的影子。

就在她倍感失落时,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你在找我吗?”

温青青回头一看,只见身侧不远处站着一人,面如冠玉,气质飘然,正一脸微笑的望着她,赫然是慕容复。

“你……你怎么在这?”温青青喃喃一声,随即飞奔上前,一头扎进他怀中,好似方才她追逐的不是琼楼,而是眼前这个人。

慕容复伸手抚着她的粉背,触感真实得不像在做梦。

温青青眼中闪过一缕疑惑,却在这时,另一道声音响起,“青青,你在做什么?”

温青青一听这声音,身子颤了颤,侧头望去,不远处站着另一个男子,面容刚毅,背上背着一个剑匣,却是袁承志。

“袁大哥!”温青青吃了一惊,就想挣脱慕容复的怀抱。

但慕容复却紧紧抱着她,温声道,“青青,别理他,你们又不是真的夫妻,他管不着你。”

“可是……”温青青想要说什么,慕容复低头轻轻吻住她的樱唇,瞬间打破她心里最后一层障碍,缓缓闭上双眼。

“青青!你怎么能这样做!”

“青青,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青青,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么?”

袁承志在一旁怒吼连连,但不知怎的,却始终没有上前制止,而且他的身形还渐行渐远。

一吻过后,袁承志的身影已完全消失不见,温青青脸色红润的将头埋在慕容复怀里,低声喃喃道,“我跟他虽然不是真正的夫妻,但到底拜过天地,有了名义,今日之后,我便成了不贞不德之人,你可千万不要负我。”

说完一双纤纤玉手竟然在慕容复身上游走起来。

同一时间,张府客房内,慕容复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如同八爪鱼一般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子,而大开的门口处也探进来一张惊讶得难以复加的脸蛋,正是双儿。

此刻慕容复心中错愕之极,方才他不过稍微尝试着施展了下移魂大法,但这效果未免也太好了点吧,已经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简直比什么媚药都管用。

但见此时的温青青双目微闭,俏脸红润,嘴中不断喃喃着千万不要负我之类的话。

忽的心中一动,慕容复试探着问道,“青青,你从什么时候心里开始有我的?”

温青青羞涩一笑,“其实……其实那时候我都还没见过你,只是听说你在听香水榭横扫天下群雄,我就……就想见见你了。”

“后来呢?”慕容复继续问道。

“后来啊……”温青青回忆半晌,“后来真的见到了你,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喜欢上你了。”

……

慕容复一连问了几个问题,温青青都如实回答。

听完之后,慕容复颇有几分哭笑不得之感,原来并非他的移魂大法产生了奇效,而是这温青青本来就心中有他,准确的说,应该是崇拜他,多少个日日夜夜做梦都会意淫他,这才在移魂大法的牵引下,一下子爆发出来,不顾一切投入他怀抱中。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失望的同时又有几分高兴,毕竟哪个男人不希望多几个暗恋自己的女人。

不过他倒没想到,温青青与袁承志竟然是假成亲,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二人两情相悦,是一对。

但马上他又开始头疼了,这温青青该怎么处置,要不要唤醒她?唤醒之后又该如何面对?温青青以为身处梦中,这才放开一切,一旦醒来,必定是羞愤欲死,就是自寻短见也不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