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无法击中目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有修为?”姬曼丽盯着华君说道,又看了看小美狐,更是惊讶,“这个小畜,小狐狸居然也有了修为。”

“贫道不清楚修为是何物,只是按照师父传授的心法,每日练习而已,却也心地清静,没有烦忧。小美狐整日跟着我,乖巧灵动,会给我取来新鲜菜叶,打来清水,却从不打扰。”华君爱怜看着小美狐,这是她唯一的陪伴。

麦小吉也感到了华君的不同,不由问道:“曼丽,无尘道长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

“快要结丹了吧!”姬曼丽闷闷道。

苍天不公!

这是麦小吉由衷的感叹,自己每日勤奋练功,又是飞仙期大修士一对一辅导,又是超级灵石的,目前还没有结成金丹的迹象。而华君呆在这个冷清的道观里,身外无物,居然修为如此精进,造化非凡。

苍天不公!

这是姬曼丽的感叹。自己更是每日勤奋练功,可惜吃下去还得吐出来,总是在消耗中积累,进步十分缓慢。飞仙期大修士,让一个偏远村庄的女道士给比下去,何其不甘!

想不通,便问。

询问了左慈,答案随即就来了,这里是超一流的风水宝地,升仙局,自然聚集天地精华。再加上华君心无旁骛,日夜练功,且天资聪慧,修为自然提升得更快。

“我要是在这里,是不是早就结丹了?”麦小吉意识输入文字询问。

“或许吧,可你事务繁忙,不可能每天留在那里。”

左慈也没给出肯定答复,麦小吉懒散,到了这里肯定做不到天天不出门,心无杂念修行,而是附近风景都转个遍,玩无聊了,再回来无聊睡大觉。

修行还是闲人更容易些,麦小吉也不在纠结这些,跟着华君走了进去。

三杯清水放在跟前,这就是华君的待客之礼,坚果糖茶都是不存在的,麦小吉喝了一口,这才问道:“无尘道长,多久没出门了?”

“不记得了!”

“外面喧闹,对你没影响吧?”

“只要不去听,自然就听不到。”华君道。

“其实,大家都挺想念你的。”麦小吉没话找话。

“贫道早已将想念,化为了虚无,执着无益,徒增烦恼。”华君淡淡一笑,小美狐却竖起了耳朵,做出了倾听状,就像是能听懂一般。

这话说的,还带着些禅机,看来她真是想通了,麦小吉自然不会拉着道士还俗,更何况卢有才那德行的,嘴硬心硬,也不配拥有华君。

所以,有关卢有才关心的话,麦小吉也没必要说。华君看透世事,也许能猜到,她都不在乎,何必要画蛇添足。

不管华君用不用电灯,作为一个道观,总不能没电,搞得跟鬼屋似的,连南宫月都怕她已经陨落在此。

停电肯定不正常,因为附近的工厂和居民用电都是正常的,还要查找出原因才行。

麦小吉起身,就在道观里转悠起来,不断采用透拍,电路完好无损,可是,电能为什么就进不来呢?

折腾了好半天,终于,麦小吉还是发现了端倪,就在入户线的线盒里,有一个纽扣大小的黑色物体。

打开后拿在手里,感觉有点沉,这是,一块强磁!

麦小吉直接就给收纳了,然后说道:“小月,开灯试一下。”

南宫月回到了屋内,果然顺利打开了电灯。小美狐立刻竖起耳朵,还欢快跳了两下,而华君对这一切,似乎无感,她是真不介意是否有电。黑夜白天,对她来说,一样长。

一块强磁,就干扰了电能运输,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如果再配合强磁异能者,这就不奇怪了,为了设计这个圈套,这伙人也是煞费苦心。

突然,场异再次传来了警告,异能者正在靠近。

麦小吉收了强磁,显然被强磁的那位给感应到了,两人开始采取行动。

刚才,这两人显然是在睡觉,根本没留意麦小吉等人来了。也许,他们就等着强磁被拿走。

“无尘道长,还请里屋躲避一下。”不由分说,麦小吉将华君推了进去,随后跳到院子里来。

隐形异能正在靠近,两米!

靠,竟然也会瞬移,麦小吉本能朝着一侧闪避,却见姬曼丽凭空打出一拳,也稍微有些发愣。

很显然,这一拳打空了。

姬曼丽非常恼羞,凭借感应,身形如电,不断出拳攻击,还是没有击中目标。

而趁此时机,麦小吉还使用了透拍,还真就拍摄到了,有点辣眼睛,居然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虚影。他又试图靠近,却被姬曼丽的拳风给生生拦住了。

麦小吉胡乱使用定身,没什么作用,对隐形人无效,南宫月则畏惧地一直躲在他的背后。

很快,姬曼丽停手道:“他跑了!”

麦小吉查看场异,果然看见,隐形异能者正在远离,从光点的移动速度看,应该每秒在十里左右。

这也追不上,不过,那名同样想要逃走的强磁者,速度就没那么快了。

“曼丽,快去路上,把那名强磁者抓住。”麦小吉吩咐道。

姬曼丽身影一闪,已经出了道观,很快来到了吉升旅馆的附近,就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正好上车。

姬曼丽立刻将他直接塞进了车里,轻松打晕了过去。

“是这个人吗?”姬曼丽这才问道。

“没错,就是他。”麦小吉发现,感应到的姬曼丽位置,正好跟场异提示强磁异能者的位置重合,那就错不了。

这时,那名隐形人,早已脱离了场异的监控范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无尘道长,电修好了,我们就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麦小吉说道。

“好!”华君只是回了一个字,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连问都不问。

总觉得这份淡然带着份死寂,感受得到她的平静,却感受不到快乐。麦小吉也不知说什么,只是微微抱拳,随后跟南宫月一起,离开了道观,快步来到吉升旅馆,找到了那辆二手车。

此刻,姬曼丽已经扯下些布条,将这人捆得结结实实,嘴里也塞上了破布。出手很重,那人昏死在当场,一动也不动。

先把车子开走再说,姬曼丽发动车子,快速离开了三河村。

新的问题出现了,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就塞在车上大摇大摆地带走,显然行不通,万一被交警拦下,根本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