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真人这是要欺我?!【感谢‘漫步月华’10000打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陆青峰看着磕头在地的王立,心间也有感叹。

昔日。

他在赤烟界收下八名弟子,这王立排名最末,跟他在蟠龙山修行十年。奈何天遭横祸,陆青峰不慎招惹妖王,自己身亡,还要连累的这些弟子跑路。

逃亡途中。

六个弟子身死。

唯有大弟子韩林、小弟子王立逃出生天。

事后。

陆青峰去找寻二人,没见着王立,只见了临终之前的韩林一面。

万没想到,王立孤身一人,居然修成地仙。不论是毅力还是运道,全都不俗。

“起来吧。”

陆青峰心中感叹,对这弟子有些愧疚。

王立站起。

恭敬立着。

到底是久远之前的师徒。

陆青峰对这弟子多是愧疚,又仅是短短十年,要说情感,被十多万年岁月冲淡,其实并无多少。

但对于王立来说,跟前这位,既是总管天河的天蓬真君,又是当初在他年幼时将他收入门下、传他修行法的第一个师父,也是这一生唯一一位师父。

情感却有些不同。

于前者敬畏。

于后者感恩。

自是毕恭毕敬。

“你上前来。”

陆青峰看出这弟子拘谨,招了招手。

“是。”

王立忙上前两步。

陆青峰指了指陆逍身旁的位置,道:“先侯着。”

陆逍站在右侧,陆青峰指的是陆逍左手旁,这是右列首位。光从这位置来看,就能看出陆青峰对王立的重视来。

王立也是受宠若惊。

站过去。

心底百味陈杂,一时间品不出酸甜苦辣。

定了王立身份座次,陆青峰这才看向其他人等。

铁羽道人见状,当先站出,躬身请罪道:“属下私自做主,牵连长生、林叶等诸位将军也险些丧命,还请真君降罪!”

“师尊——”

一旁,王立见状,脸色一变就要上前为铁羽道人说清。

却见陆青峰冲他摆摆手,又冲铁羽道人轻一拂袖,扶起铁羽道人,道:“若非道兄,我这大弟子怕是还要多受些苦难,道兄何罪之有?”

众人闻言。

一个个目光落在铁羽道人身上,眼底都有惊诧神色。

这区区新晋地仙,在地仙中称得上垫底的人物,即便有着当初捉神将军府中一段缘法,但能得堂堂天蓬真君如此礼待,更是称呼‘道兄’。

怕是也不简单。

司徒千目光在铁羽道人身上划过,心中动念,按下不表。

“谢真君不罪之恩。”

铁羽道人忙的谢过。

陆青峰笑了笑,示意铁羽道人退到一旁。

旋即,目光落在玄宁子身上。

玄宁子上前,口中朗道:“贼人业已伏法,神魂被打入六道轮回当中。”

说着。

手上一动。

就有一杆都天冥王旗在手,大旗一挥,一位神女将军出现在殿中。仔细看去,呆滞无神,早已是神魂出窍,仅剩下一具躯壳罢了。

陆青峰认得这人。

正是四明公宾元君。

昔日长青界中阻道之仇、杀身之仇,时隔十多万年,直到今日,才算是真正了结。

陆青峰念头通达,心神畅快。

“不错。”

脸上带着笑,冲玄宁子道:“贼人躯壳你自行处置吧。”

“是。”

玄宁子应声,将四明公宾元君肉身收起。

天仙肉身,打磨不知多少岁月,早就贯通玄妙,乃是大宝藏。玄宁子刚刚晋升天仙,仔细参悟,能有不少收获。不仅如此,这肉身不论是炼丹还是炼宝,都有妙用。

心中欢喜。

玄宁子又将手中冥王旗晃了晃,空中显出虚影,当中有人影闪烁。

“这是不老宗跟元君殿地仙。”

“不知如何处置?”

玄宁子乃是天仙,对这些地仙不好妄下杀手。但随意放过,又恐老师不悦,故此带回,任由陆青峰处置。

“如此心术不正之人,贬斥弱水镇压,何时驱逐了心中妖邪念头,何时放还。”

几个地仙。

陆青峰还不在意。

这几人中,有的是四明公宾元君死忠。有的是不老宗地仙,害的王立遭苦受难数万年。

全都不能放过。

倒是有两个地仙,既不是死忠,跟王立也没什么直接仇怨,意思意思放了即可。

至于伤春道人等。

先镇压着,所谓‘驱逐邪念’,如何判定,完全是陆青峰一张嘴的事情。待王立修行有成,再将他们放出,让王立自行解决便是。

话音落。

当下就有水府神将,执枷拿锁而来。玄宁子大旗一挥,伤春道人等人跌落下来,昏头昏脑之际,就被套上枷锁,压去弱水了。

玄宁子又交还灵宝‘六道轮回’。

此事便算终了。

当然。

这只是对于这些弟子而言。

于陆青峰——

“贫道萨守坚,特来拜会天蓬真君!”

水府外。

大音响彻。

殿中。

敖乐、一众弟子、部将全都转头,看向水府之外。

“来了。”

陆青峰也看向水府外,站起身来,一步踏出,来到水府之外,冲着踏云而来那道人朗笑道:“萨真人到来,蓬荜生辉。”

……

水府外。

陆青峰大步走出,看着驾云而来立在空中的萨天师,扬声道:“本真君初掌水府,甚是寒酸,不知萨真人此来,所为何事?”

“明知故问!”

萨天师心底冷哼一声,看不惯这人嘴脸,强行按下,沉声道:“四明公宾元君被歹人打入轮回,生死不知。歹人逃遁至天河,贫道特来捉拿。”

“哦?”

“竟有此事?!”

陆青峰一惊,身形一震,冲萨天师道:“既然那歹人逃至天河,就不劳烦真人。本真君总管天河,岂能让这等歹人逍遥法外?!”

陆青峰义正言辞。

萨天师冷笑连连,口中道:“不是贫道信不过真君,只是真君毕竟初掌天河,事务尚未理顺,何不让贫道相助一二?”

“不劳烦。”

“不劳烦。”

小小天师。

也想插手他这天河,未免太看看自己。

陆青峰摆摆手,岔开话题,好奇问道:“敢问真人,不知四明公宾元君是在何处遭难,又是因何遭难?”

“这些先不谈。”

“早些将歹人擒住才是正理。”

萨天师张目四望,看向天河深处,正看到几员神将压着伤春道人等人去到弱水镇压,神情顿时大振,指着那处,喝问道:“这几人皆是元君殿神将,缘何被上了枷锁,这又是要往何处?”

陆青峰扭头看了眼。

也看到这几人。

摇摇头,不在意道:“这哪里是什么神将,定是真人看错了。这几个歹人心术不正,害我弟子。本真君怒极,这就要将他们打入弱水当中镇压。”

“贫道断不会看错。”

“真君可否将这几人唤来,让贫道仔细看看。”

萨天师不饶人,追问道。

“几个心术不正的歹人,有什么好看的。”陆青峰摇头。

“看看也无妨。”

萨天师见陆青峰不愿,口中说着,竟自行就要上前。

“真人。”

“擅闯天河,恐怕不妥。”

陆青峰脚下一动,拦在萨天师跟前。心底也在冷笑,知道这人是按捺不住,寻由头要动手了。

果然。

陆青峰阻拦。

萨天师勃然大怒,手中五明降鬼扇一扬,厉声斥道:“真君这是要包庇歹人了?!”

“本真君说了。”

“这几个歹人害我弟子,我怒极!怒极!真人这是要故意欺我?!”

陆青峰也不怯弱。

青竹杖握在手中,一双眼泛着寒光,看向这萨天师。

“好!”

“既然如此,便先与你做过一场!”

萨天师本就是寻衅而来,见陆青峰硬气,当真求之不得。

纵身退后。

手上五明降鬼扇照着陆青峰就是一扇,当下阴风起,风卷长河,直奔陆青峰而来。

“离的远了。”

“五色神光就刷不得你?!”

陆青峰见状大笑。

一手掐定风决,不惧狂风。背后腾起五色光华,冲着暴退的萨天师狠狠刷下。

“不好!”

萨天师早做防备。

甚至在开战前,还远远拉开距离。但那神光太快太疾,即便离得远了,也根本容不得他来反应。

神光现。

手中便是一空。低头一看,哪里还有是五明降鬼扇。再看对面天蓬,一手执青竹杖,另一手中握着的不是五明降鬼扇又是何物?!

“五色神光!”

萨天师脸色大变。

之前在灵霄殿中,观摩陆青峰与王灵官斗战,尚还不觉此法如何。但亲自对上,灵宝被夺走,亲身体会之后,这才知晓厉害。

眉头紧皱。

但这萨天师却也不慌。

他道参太极,位列先班,号称‘授铁师之教旨,掌玉府之雷书’,凭的可不是法器,而是一身道法雷法。

“神霄!”

但见萨天师一手指天,一手划地,天上风云涌动,雷霆蕴藏。

有大恐怖。

在萨天师跟前,隐约有‘雷书’显化,当中似乎蕴藏这天地万雷。

“神霄雷法?”

陆青峰嗤笑一声,丝毫不惧。脚踩云巅步,一摇一晃,闪烁间就来到萨天师跟前。无征兆,显化出三头六臂身上,三头三口各自念咒,六臂六手各自掐诀。

大日寂灭神光!

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光!

落魄神光!

先天一气离合破灭神光!

清净天火!

都天魔焰!

一瞬间。

就有四道不同神光迸射出去,两簇火焰腾起,席卷开来,直将萨天师笼罩当中。